1. 首页
  2. 资讯

北京各种

为什么从北京回来后瞬间感觉到青岛很落后?我老家是青岛沧口,现在在济南工作,老觉得青岛人有点超前的自我优越感,到哪总觉得全国第一,全世界好像也数的着,北京也不算什么,更别说济南

为什么从北京回来后瞬间感觉到青岛很落后?

我老家是青岛沧口,现在在济南工作,老觉得青岛人有点超前的自我优越感,到哪总觉得全国第一,全世界好像也数的着,北京也不算什么,更别说济南了。青岛是不错,有山,有海,有璧瓦,有蓝天,但是还没有厉害到对谁都可以瞧不起的程度吧。青岛GDP2016年跨过了万亿,山东全省第一,也成为中国北方仅有的三个年GDP过万亿的城市(另两个北京和天津),结束了作为全国第三大经济强省而没有年GDP过万亿的城市,的确为山东争了光,添了彩,济南只有6500多亿,但青岛的文化历史人文金融科技教育等功底差得可怜,这个城市是解放前国民党政府基本上没有治理过几年,基本上是由德国和日本占据,德国人还搞了不少建设,青岛的美可以说就是德国人打下的底子,日本人基本上就是掠夺了。1891年光绪设立了青岛兵营开始有了青岛这个概念,至今只有一百多年,城市的底蕴了了而已。青岛人有城市自豪感没错,但应该心中有数,这里靠的是有海,后期的建设也的确走在了山东的最前列,经济领跑山东,这些山东甚至全国都看的很清楚,但青岛人(部分吧)现在已经把自己看的很大了,喊出了南有深圳北有青岛,几年之内就是直辖市等等,这就有点提前感受成功了的感觉了,中国直辖市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年GDP都在两万亿左右,青岛只是2016刚刚过了万亿,经济规模差得太远,再加上地理位置决定了现在喊直辖为时过早,国务院好像也不会批,与年GDP1.9万亿,代表着中国改革开放标志的深圳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以目前这个水平,再批十个直辖市后可能才能轮到青岛。再说济南,济南发展较慢,当年有顺口溜说济南是某某某(某位济南前市长)真能干,房子歪,马路陷,百姓土,经济慢,下岗职工一大片,不用慌,不用骗,一定能吧省城变成县。济南应该是在城市建设方面比青岛落后了,当然现在也很不错了,济南的汉裕金谷金融区,CBD中央商务区的规模青岛没得比,最近几个月又有近4000多亿的大项目投资落户济南。相信有着近3000年的历史,有几十家高校的文化底蕴,有着全国第三经济强省省会城市的功底的济南市在市委书记王文涛的领导下城市建设,高科技,制造业,商业地产正在突飞猛进的发展,相信用不了十年吧,济南将是另一个模样。青岛的底气要放眼全国,不要只与济南相比(作为在济南生活的青岛人,经常感受到青岛人对济南的不屑)。请记住,青岛很美,但全国很大,含蓄,沉稳,青岛还需努力,待到真正成为中国东方的一颗明珠时,青岛,我的老家,山东因你而骄傲!

七旬老太逛超市扶人受伤,超市无责受助者判赔2.6万,你怎么看?

七旬老人超市扶人受伤,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前提下判决超市无责,同时判令受助者赔偿2.6万(此处问题表述错误,准确地讲,应当是“补偿”,而非“赔偿”),堪称经典案例!该判决以法律的名义支持见义勇为行为、以判决的形式保护见义勇为者合法权益,为构建诚信、和谐、友善、公正社会提供了法治支撑!在当今中国社会诚信缺失的时代背景下,值得点赞和宣传。

就其中涉及到的法律问题而言,主要是见义勇为情况下的公平责任承担问题。依据我国最新实施的《民法总则》之规定,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也明确,为维护国家、集体或者他人的合法权益而使自己受到人身损害,因没有侵权人、不能确定侵权人或者侵权人没有赔偿能力,赔偿权利人请求受益人在受益范围内予以适当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据此,在见义勇为者因为见义勇为行为而遭受损失的情况下,首先应当承担责任的主体为侵权者。但是该案件中,法院查明商场电梯在事故发生时系正常运转,商场不存在过错,故该案件中其实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积极的侵权者。在这种情况下,按照上面的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为了防止见义勇为者“流血又流泪”的尴尬局面的出现,无论是依照法律,还是依据情理,都应当由受益者来承担补偿责任。就本案而言,案件中的李某作为事件中的受益人,其应当依法对老人的受伤结果给予一定的补偿。

法谚有云“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其阐释的是法律与道德之间的关系。法律并非冷冰冰的维权武器,法律的内核包含炽热的道德因子。一部好的法律,必然是符合道德的法律,而一个好的判例,必然是引导人们积极向善的判例。所以,个人认为,该案例是深谙法律内在追求,依法裁判的公正案例,而其所将起到的示范作用及价值将远远超于老人在个案中所获赔的2.6万的可见价值。

对于“高铁占座男”事件,你认为谁是输家?为什么?

谢邀。

这次座霸事件发生于8月21日,等到8月24日终于迎来了处罚决定。强占女生座位并不听从列车员、列车长和乘警规劝的孙赫被治安罚款200元。

座霸无赖式微笑的照片和视频被愤怒的大众传播,并根据图像人肉搜索。但人肉搜索先是摆了个乌龙,座霸被误认为是奥的斯电梯公司的安装工。接着新的人肉搜索结果出来了,说座霸孙赫是中科院研究员,中科院马上否认。接下来说孙赫是社科院博士,社科院否认。最终确认孙赫曾是社科院硕士,劣迹斑斑,现在韩国读博。

奥的斯电梯公司、中科院、社科院避瘟神一样,迅速辟谣,韩国人倒是没有否认。估计韩国的大学是捧着滚烫的红砖没人接,但毕竟是中国人中国事,韩国大学不用背骂名,最多被同行调侃几句。

座霸事件最大赢家应该是电梯公司,网络乌龙对这家公司而言是一次美丽的误会,相当于帮他们做了一次广告。至于最大输家,应该是民众。

从网上信息看,孙赫品行不端的事有多起。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座霸事件轰动网络又奈其何?孙赫委托他人道歉,道歉内容也是轻描淡写,由此可见,曝光对他来说只是轻伤。我们国人没有痛打落水狗的传统,随着时光流逝,随着新的网络事件发告,人们也就忘了孙赫这个名字。可以断言,孙赫不是最大输家。

济南铁路局口口声声,说座霸是道德问题,强占座位不是违法行的。铁路局说列车长和乘警应对得当,处置正确。如果是护短,我理解,毕竟列车乘务人员和乘警也不容易,但把座霸行为定性为合法行为,就令人大跌眼镜了。

强占他人座位合法,只是不道德,这种结如果成立,那么每年的春运得乱套了。也许是认识到荒唐,铁路公安局坐不住了,给予座霸治安处罚200元,也就是认定强占他人座位是违法的。铁路公安局为了正义,不惜打老东家济南铁路局的脸,值得表扬。

但罚款200元的处罚让大众深深佩服。不守公共秩序、不守规矩的人有不少,他们小错不断大错不犯,泼皮无赖无拘无束,大众对此是无可奈何。这次座霸孙赫实在过分,激起了大众对泼皮们的愤慨,但大张旗鼓之后迎来的是什么?是对泼皮隔靴挠痒的处罚!原以为会有杀鸡骇猴的处罚,原以为会拿座霸为公共秩序祭旗,现在失望了。大家义愤填膺好几天,座霸只交出两张钞票,轻飘飘地,就像初秋天空的一缕游云。

最大的输家是盼望有美好公共秩序的民众。

北京证监局责令贾跃亭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履责,他会回国吗?

悟空问答的网友大家好。贾跃亭是不是会回国履行义务?特酷君认为,贾跃亭回国的可能性很小。

此前曾经力挺贾跃亭的孙宏斌也开始催款,但是贾跃亭也并不理会。如今的贾跃亭,似乎单方面地撇清了和乐视的关系,与从前告别。

此前,贾跃亭先后两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主要是因为他拒不执行需要支付给华福证券的总金额达3.3亿元的债务支出费用。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贾跃亭乘坐飞机、列车以及其它高消费的行为将被严格限制。

近一年来,贾跃亭一直把法拉第未来当成自己的新事业,他大部分的精力都用于帮助法拉第未来找融资。好像已经忘了自己在国内欠了一大批债。

如今法拉第未来刚刚宣布已经敲定了10亿美元融资,他的造车梦才初见端倪,这个时候贾跃亭是不可能回国的。

不过贾跃亭倒是有可能派人回国了解情况,传达他的意思。据特酷君了解,法拉第未来一位高层今日已经启程到访中国,他将前往 香港以及内地的几个城市。

贾跃亭如今在中国已经名誉扫地,但是在美国成功融资,这一消息让人感觉蹊跷。据了解,香港一财团提供了这笔融资,但是贾跃亭具体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目前不得而知。

更多消息,欢迎关注#Teku特酷#,点击:https://www.toutiao.com/i6500917533401416205/

有没有吃了各种治疗抑郁症的药,一点作用也没有的?

你好,我从医十多年了,根据我的经验给你的朋友一些建议,希望能够帮到他。

首先抑郁症药物治疗仍是国际医学界抑郁症最主要的治疗手段,目前国内主流抗抑郁药十余种。看到你说先后两次每次两种,还都是联合应用最大剂量,说明你的朋友对药物真的很不敏感,但也可能是因为选择药物的问题症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你说你的朋友焦虑和抑郁轮流出现,我的经验告诉我严重的抑郁症患者通常都会伴发焦虑表现,往往早上起床是一天最难过的时刻。我注意到文中提到的你朋友的服药史没有提到抗焦虑药物,那抑郁症状不缓解及你所说的神经性偏头痛是不是焦虑引起的呢?奥氮平作为抗精神病药,用于心境障碍治疗时有增效作用,效果显著,但一般奥氮平药物剂量不易过大,不知道你的朋友服药具体剂量,如果奥氮平行之有效,只是副作用感觉明显是否可以考虑减少药物剂量?

抑郁症属于心境障碍疾病,焦虑症属于神经症,两者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病,但严重抑郁症患者往往同时伴发焦虑障碍,且需要同时控制焦虑及抑郁障碍才能完全控制抑郁症状。另外焦虑障碍中有一种症状表现叫“躯体形式障碍”,是一种毫无事实根据的过分担心自己身体某个部位患病的一种精神疾病。往往一些患者觉得自己周身不适,或头痛、胸痛,并因此反复到医院检查治疗,但各项检查均不能支持患者患病,医生告诉患者没病、健康,患者仍坚信自己患病,有时因此长时间纠缠医生。

就我看到的病史及服药经过,我的建议是:加用抗焦虑剂盐酸丁螺环酮片10mg日三次口服,单一应用盐酸度洛西汀片40-60mg/日,根据情况可以选择物理治疗如经颅磁刺激治疗,如果抑郁症状严重,出现顽固轻生念头还可以做无抽搐电休克治疗。

现代医学治疗手段丰富,药物选择多样,精神疾病个体化治疗明显,没所谓权威与否一说,希望能选择对你的朋友最有帮助的治疗手段。以上只是我的个人意见,如果需要进一步帮助可以关注我,发私信交流。

2018年北京适合买房吗?

我认为2018年适合北京刚需买房。首先在政策调控背景下,北京房价较17年上半年有所下降,且买方议价空间大增。对于具备购买资格的刚需而言绝对是好事,卖家多了,买家少了,那您还不可劲儿挑、使劲儿砍。既然您是刚性需求,也就是说房价以后怎么走,您都不会出手变现,因为您得住。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贷款买房就要考虑利率变化对您购房成本的影响。目前房贷利率还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未来利率提升是大概率事件。价格是不是最低点对任何人来说都无法判断,所以对于刚需来说趁利率水平还在低位,从市场上找到称心如意的房子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咱们看看2018年对于北京刚需族来说都有哪些利好因素:

一 支持首套住房和改善住房

全国住房城乡建设工作会议发声,定调2018年房地产市场大局:

1、2018调控力度不会松动,

2、差异化调控,拒绝一刀切!

二 开发商不得拒绝公积金贷款

很多购房者,都曾遇到这样的尴尬:明明有公积金,可以办理低利率贷款,但楼盘开发商为了回款快,就是不让你用。针对这一现象,住建部联合四部门印发《通知》。

《通知》规定:

1、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要规范贷款业务流程,自受理贷款申请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完成审批工作;

2、明确房地产开发企业在销售商品房时,要提供不拒绝购房人使用住房公积金贷款的书面承诺,并在楼盘销售现场予以公示等。

三 北上广等13个城市试点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

四 两项重大土地改革思路

1、政府将不再是居住用地唯一提供者:我国将研究制定权属不变、符合规划条件下,非房地产企业依法取得使用权的土地作为住宅用地的办法,深化利用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推动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2、我国将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保障宅基地农户资格权,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但城里人到农村买宅基地口子不开,严禁下乡利用宅基地建别墅大院、私人会馆。

若霸座哥欺负的不是一个小姑娘而是一个纹身大汉,他会怎样?

敢对纹身大汉这个样,那么霸座男可能真得就如愿以偿坐上轮椅了,如果大汉兴致来了,可能还会赠送一幅担架。

霸座男这样的人,在生活中往往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你放心,如果是一个纹身大汉的座,不需要说话,大汉一个眼神他就得乖乖的把座让开,而且绝对还得一口一个哥的叫着,满脸堆满微笑的小贱样,然后再积极的帮助大汉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

实际上,在我们的现实生活当中,这样的人无处不在,他们在弱者面前,在妇女儿童和老人面前,喜欢装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以为老子就是天下第一,无视社会公德。可一旦遇到比自己强势的人时,就会像狗一样摇头晃尾,低贱到尘埃里。

当弱势群体遇到类似霸座男这样的人渣时该怎么办呢?这就需要我们的工作人员勇敢的站出来撑腰,比如这次占座事件,如果乘警能够强硬的对霸座男进行处置,打击他的嚣张气焰,我想他就不会得逞了。我们越是对这种无德行为容忍,他们就会越发的得寸进尺,这样的人就是贱皮子,你一硬他们就软了,你若软他就以为好欺。

高铁座霸是一时失态,还是其人本质有问题才会如此?

如果是一时失态,说明他病的还不清,受过高等教育,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的漠视规则,如此无礼,如果不是有病,既始有一千个理由都不可原谅。

北漂的人面临各种压力,该不该离开北京?

如果觉着累,又没什么前途,可以考虑离开,现在大环境好,自由度高,可以选择任何自己喜欢的地方,并不一定非回家乡。我是两年前回到家乡大连工作,表面上看哪哪都好,但我却得了胃病,原因很多,特别是从高到低要承受很多压力,比如工作,比如家人,比如内心,比如不停上涨的房价,租金等,我现在就想下一个合同一定要离开大连到一个全新的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专科毕业,可以去北京找工作吗?

可以去北京找工作。你的学历不高,没事,知识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你的各方面能力可以,这是很好的条件,到单位去,要面试、笔试。行了,就要。例如,到几千人电脑公司考试,高手考你,多次电脑死机,所有人都不行,你几秒钟,就把电脑搞活了。考修电脑,电脑坏很了,所有人修不好,你修好了。单位马上要你,每月给你几万元的工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